江臣子

江臣子

给自己笔名改了个字,毕竟以前的直接拿词牌名用的,感觉不是特别好。

照例出没不定

【幻忽】深夜所有的光是你

悄咪咪重新出现,先不写全职的文了,我要来发最近萌的cp的糖哈哈哈。

勿上升正主。

吃糖愉快!
————————

深夜十二点半。

忽悠下了直播,有点沉默地打开了他平时和某幻谈心的yy。

说来也奇怪,忽悠也不知道为什么,只要自己不开心,挂着yy小房间,心情就总会好起来,他也曾经打趣过某幻说,大概是因为某幻身上有魔力。

点开yy,忽悠一愣,某幻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已经挂在yy里了。惊愕之余,忽悠心里突然开始泛软。

今晚来yy只是忽悠下意识想挂着好有个安慰,也没有跟某幻说。大概这就是心有灵犀。

“幻。”忽悠犹豫了下,开口。也不知道某幻在网线那头做着什么。

“怎么了,忽。”界面上某幻ID前的绿灯亮了亮,平日低沉的嗓音很快就传到忽悠耳机里。

“幻,幻幻,我不开心。”大概是这样的嗓音在深夜里显得格外暖,仿佛是给了忽悠一个撒娇的机会。连忽悠自己都没有发觉,在某幻的声音想起的时候,自己已经弯起了嘴角,眼睛亮得恍若所有星星都沉在眸里了。

那种软软的奶音细细地挠着某幻的心,跟奶音混合着的是自己每一下都十分有力的心跳。

自己所有的不刻意的温柔全给了这个人。

“怎么不开心了,和我说说?”某幻可能的确有魔力的,引诱着忽悠向着他不自觉的依赖着。

“没什么,就是最近的事太多。太烦了。”忽悠突然不愿意多说了,这样的氛围为什么要被搅乱。他的心在某幻关切的声音里早已软得一塌糊涂。这几天的坚硬抵挡烦心事的外壳顷刻化为虚有。

“别去想了,想着我不好么?”某幻低低的轻笑了一声,让今夜所有自己原有的气场全都沉寂。

他是真的想忽悠想着自己,想着自己的时候可以眯起眼睛笑,想着自己的时候可以不经意开口都是某幻这个名字,想着自己的时候偌大天地全都只剩了他们两个人。

“幻,幻幻!幻幻幻!不想你,想你,不想你,嘿嘿。”忘却了烦恼,其实也只是剩下了一个总想往别人怀里靠的人。

而,恰好的是,他有一个独一无二的别人。

“来忽忽,我教你学土味话。”

“好的鸭。”

“怎么硕呢,就是你的音调要有抑扬顿挫的感觉,比如逗憋硕了。”

“逗憋硕了!是这样吗!”

“诶!完美!”

“我多聪明。”

“是的你最聪明。”

“逗憋硕了,我是最聪明的。”

“哇学得真快呀。”

“为了报答你,我教你台湾腔叭!”

“我来自台北市信义区。”(这句请大家脑补台湾腔哈哈哈)

“我来自台北市信义区,我讲得比你标准。”

“这是不是又点亮你的一个技能点了幻。”

“是的呢。”

.......

第二天直播。

忽悠:“哎怎么硕呢,就是这件事吧,你们逗憋硕了。”

某幻:“三号是哪里人啊?我是台北市信义区的人。”

评论(5)
热度(39)

© 江臣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