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臣子

江臣子

给自己笔名改了个字,毕竟以前的直接拿词牌名用的,感觉不是特别好。

照例出没不定

【喻黄】闭上眼睛的时候有点迷人/3

下面会出现叶蓝,叶蓝党高能注意,啪啪啪打脸xxx
【我会被喻黄党打死的哦草……_(:з)∠)_xxx】
——————————————————————
  No.3
    在飞机上时,黄少天终于安静下来,因为他睡着了。头部斜斜地靠在了喻文州的右肩上,他坐在靠窗的位置,本来喻文州想让他好好看看窗外景色的,谁知道他就睡着了。
      喻文州宠着他,睡着了也没什么不好的,向空姐要了张毛毯,接着便轻轻地盖在黄少天身上。
      空调有点冷,好好的睡吧。
      窗外因为没有云层的遮挡,阳光已经渗透进来,但是却不是很猛烈,就那样温和的,淡淡的阳光。喻文州没有把遮挡板放下来,阳光不算刺眼,也不会照醒黄少天。他喜欢看黄少天眼睫上的阳光,仿佛是在轻颤。此时的黄少天闭上了眼睛,显得很安静,黄少天安静的时候,是每个女孩最为心动的瞬间。更何况是喻文州,他觉得,黄少天闭上眼睛的时候很迷人。
      是的,很迷人。尽管这么形容不适合一个男孩子,但在喻文州心里,黄少天即使不是神,也最为迷人。
      喻文州心底又抽动起来,自从他想明白他对黄少天的情意之后,这种心跳的感觉很强烈,也正正说明了他爱黄少天。
      喻文州俯下头,宛转地在黄少天眼睫旁落下一个吻 ,但是黄少天却不知道,喻文州也不知道要过多久他才能光明正大的亲他抱他,思绪间,喻文州环着黄少天的手紧了紧。

      十点的时候,叶修已经准时地站在机场大厅,抽着烟一脸猥琐地注视着出口,喻文州和黄少天为什么来,他很清楚,无非就是今天大清早来了个双杀嘲讽,憋得黄少天狠狠地关了聊天窗口再也没有回复他自己。嘲讽黄少天这种事已经轻车熟路到随随便便一句话都能把黄少天炸毛,可他不在乎,许博远炸毛才会让他从一脸嘲讽,变得满脸宠溺,说白了就是许博远每次炸毛,叶修都是一脸我错了的表情。
      过了没多久,出口处算是迎来了喻文州和黄少天,黄少天刚睡醒,一脸迷糊的,嘴上却已经开始吧唧吧唧地说着。喻文州牵着黄少天的手一路走来,刚刚要不是因为人口拥挤他才没有那么一个机会牵上黄少天的手,黄少天没睡醒,也就没有在意,嚷嚷了一句“哦啊队长我有点困人好多……”
      “那就牵我的手牵紧点,别没睡醒还走丢了。”喻文州说着的时候他已经看到远处站着的叶修,但他似乎没有发现,牵在自己手上的手,紧了紧。
      “哟,我说,你们两个好歹也是个风云人物,机场这种大场合牵手真不当那么回事啊”叶修看到他们两个走近,瞬间嘲讽起来,刚还想到许博远满脸宠溺,这会又是一脸猥琐。
      “赶紧走。”喻文州也不指望叶修会说些什么欢迎的话语,此时此刻他可不想放下黄少天牵着的手,奈何机场人多真不是虚的,于是便也没多声,直接向机场大门走去。
      叶修笑了笑,也没当那么回事,那么多年了,跟自己熟的人还有谁会真的反击嘲讽啊,除了黄少天。

      叶修带着他们一路顺风【什么鬼】地回到了自己的家门口,叶修摸了摸口袋,口里的烟差点没往下掉,他又忘了带家钥匙,只好厚着脸皮借了喻文州手机,翻了翻联系人打给了许博远,“小蓝啊在厨房么出来开开门我忘带钥匙了。”声音不大,但身边的喻文州和黄少天都听到了,喻文州虽然稍微愣了愣,倒也明白怎么回事,叶修在宣布正式退役当兴欣的技术顾问的时候,他就已经跟喻文州说要把许博远打包带回家。他们两个两情相悦,关系公开,也没什么。倒是黄少天此时却是一个激灵清醒过来,本来还在不知道什么情况底下一脸迷糊成了现在一脸叶修我糙你大爷的样子。
      门开了,许博远站在门后,有点诧异地望着叶修他们,不过也没说什么,笑了笑说“回来了啊,都进来吧。”叶修走在前面,在许博远转身的时候,伸手环住了许博远,向许博远的耳垂轻轻吹出热气,“小蓝啊想哥没?”没等许博远回答,叶修就凑上去,蜻蜓点水地落下一个吻,还有人呢……许博远耳根红红的,平常在家只有两个人,亲亲抱抱都很习惯,现在多出这么两个人,许博远就有点不好意思了,也不知道叶修为什么一大把年纪了还有心思玩各种热恋秀恩爱,但是他挺享受这种感觉的。
      喻文州和黄少天站在身后,都看到了这一幕,喻文州别过脸去苦笑了一样,他何尝不想这样对他的黄少天,可惜没有机会。转过头去望向黄少天,此时黄少天脸颊也红红的,一副窘迫害羞的样子,但喻文州知道,黄少天只是还没反应过来,喻文州笑了笑,说
      “少天闭上眼睛的时候很迷人呢。”
☼+:;;;;:+☼+:;;;;:+☼+:;;;;:+☼+:;;;;:+☼+:;;;;:+☼+:;;;;:+
雾草雾草快夸我那么高产,好累。

评论
热度(21)

© 江臣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