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臣子

江臣子

给自己笔名改了个字,毕竟以前的直接拿词牌名用的,感觉不是特别好。

照例出没不定

【喻黄】余生多指教/高虐

 连开三个梗,我好厉害……可以这很强势,其中两个还是虐梗,《浮沉》这个梗隔两天更一次。这个新梗是我很喜欢的一个梗。第三个梗是《苏离世》还是虐。哦不。
——————————————————————
有人说,当你老的时候,你便再也不觉得他会离开你。

可是。

自从黄少天和喻文州在一起后,生活得很平稳。

喻文州比黄少天早退役,因为 【手残 】手速不大不如前。

喻文州从那时得冷静少语变得总是在呢喃:"人老了啊......“

黄少天也在一年后宣布退役,并不是手速问题,是他需要照顾喻文州。

人老了,一年过一年。

到末路也只不过几十年。喻文州和黄少天走到了下半辈子。

喻文州时常怀念那时,他跟黄少天牵手那时,他把戒指套进黄少天左手无名指那时,他跟黄少天说了无数句我爱你那时。

可是,人老了,记不住那么多东西了。喻文州的记忆在消退,他忘了很多东西,包括他跟黄少天第一次相遇那时。

黄少天时常倚靠在他身边,一遍遍地独自说着,他不知道喻文州是不是像以前那样没有听着,嘴里却噙着笑说我在听。

“队长......你在听么?”黄少天经常发现,喻文州坐着坐着就会睡着,而最近这种状况是越来越常见。

他偷偷叹了口气,推开了喻文州房间的门。

喻文州最近不让黄少天跟他同一个房间了,他怕半夜黄少天听到他的咳嗽声。

“队长......你都睡了一天了,起来吃点东西吧。我煮了你最喜欢吃的白斩鸡,很好吃的,而且还没有骨头哦,我刚刚把骨头都剔掉了,肉还很嫩,你都有多久没吃过白斩鸡了......”黄少天进到房间的时候,喻文州刚刚咳嗽完,他两眼放空,不知道在想着什么,想着想着,他又转过身来,对黄少天说“我现在多少岁了?”

黄少天想了想才说:“78了。”

喻文州叹了口气,“真的老了,我也快......”不在了。

“不会的队长,你不要乱说,不会的不会的我会一直陪着你的,放心吧。”我会陪着你,直到我比你早死。

可是我舍不得独自留你在这个世界上啊,我也舍不得你走。

有些事,不是你说不想,它就不会发生。

喻文州刚过78岁的第三个月,该来的终究还是来了。


重症病房里,窗帘紧闭着,光线透过窗帘进入,桌子上的小雏菊盛开着。

喻文州在病床上静静地躺着,双目紧闭。这些天他身体状况越来越不好。

黄少天和主治医生在外面谈完后,整个人精神都恍惚的。喻文州不知道他得了什么病,黄少天也不告诉他,怕他接受不了。

唉,人长叹易憔悴。可是黄少天最近叹息的次数也越来越多了。

他知道,喻文州要比他先离开了。


果然,喻文州走得那天很安静,他是在睡梦里走的。如果不是黄少天想亲他的时候发现没有呼吸了,谁都不会第一时间发现喻文州走了。

黄少天心里一阵抽痛,他疯狂地跑去找医生,泪水不断地涌上来,嘴里念着喻文州的名字,不要,不要。

叶修来医院探望喻文州的时候,刚好看见黄少天这般样子,他从来没有看到过黄少天这个样子。黄少天的头发很凌乱,有些和着泪水贴在了他脸上,眼睛下垂着,像是几天没睡觉,脸上的皱纹很明显,证明他老了。

主治医生走出病房对坐在椅子上的黄少天说,“准备后事吧。”然后叹了几口气走开了。

他其实能感受到黄少天有多么爱他那位已经走了的爱人。

黄少天呆呆地坐着,眼泪不断地流着,精神很恍惚。

叶修把烟叼在嘴里,没有点火。他静静地靠在墙望着黄少天。

黄少天啊,爱着这个人一辈子了呢。叶修突然想起了那个曾经还留在他身边的那个少年,走了有多久,叶修忘了,只记得,南山公墓里的花每年都很好看。

黄少天抬起头望向叶修,勉强地把嘴角牵扯起一个弧度。

他爱了那个人一辈子,陪在那个人身边一辈子,终究还是争不过岁月把他带走。

队长啊......喻文州,你舍得么。

你究竟舍得么。


再一次叶修去找黄少天的时候,他陪他来到了喻文州的墓前。

碑上的那张照片里,喻文州很年轻,笑的很温柔。

碑上的字,很清晰的镌刻着:黄氏之子黄少天之夫喻文州。


队长啊......我来看你了。

黄少天顺着叶修的搀扶颤颤巍巍地凑近喻文州的墓。

他突然记起当初他跟喻文州相遇的时候。

他蹲下来,伸出手抚上了碑上的照片,望了很久才开口说:

“队长你好,这里黄少天,余生多指教。”

余生多指教。

可是没有余生了。

因为你离开了。

————————————————————

因为不是用手机码的字,,= =没有了分割线,不开心QAQ,其实不虐的,标题都是骗人的= =



 


评论(2)
热度(20)

© 江臣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