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臣子

江臣子

给自己笔名改了个字,毕竟以前的直接拿词牌名用的,感觉不是特别好。

照例出没不定

【叶蓝&喻黄】日常妻管严/给你们发糖

= =我跟你们说,再删文我打人

啧啧啧,日常热度低,真不给你们发糖,就不好受是不是,_(:з)∠)_还有,我发誓我不是be狂魔,。,
————————————————————
在叶修的撮合下,喻文州跟黄少天终于正式地公开在一起,然后,蓝雨的所有人都在那一天叫郑轩去批发墨镜。

哎哟妈呀,这下是要闪瞎死咱了。

郑轩那天这样说的 

然而在公开后的两三个月后。

喻文州就带着黄少天以回家过年这的借口在年三十那天坐飞机来到了……叶修跟许博远他家门口。(为什么是家门口,我也不知道,别问我!!!!!)

叶修满脸嘲讽地打开了门,“哟,来我家打工还是过年?”

喻文州牵着黄少天的手,向叶修挥了挥,回了一句:“来你家秀恩爱。”

“啧啧啧这年头的情侣都不懂收敛一下哟,哥不怕你们秀恩爱。”叶修往嘴里叼了支烟,摆摆手让他们进来,顺势关了门。

这时徐博远从厨房走了出来,看到喻文州跟黄少天愣了愣。羞涩地说:“你们好啊。”然后一个眼神丢过去叶修,满脸都是你再吸烟我打你的神色。

叶修被徐博远瞥得冷汗出一身,识趣的从嘴里拿过烟,摁熄灭了丢到垃圾桶里。

黄少天看到了直接嚷出来,“哟哟哟叶不羞原来你也有妻管严这种事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队长队长你看到了嘛笑死我了哈哈哈哈哈哈啊不行我要笑得腿软了妻管严啊哈哈哈哈哈哈。”

“少天乖,我对你可是夫管严。”喻文州笑了笑,伸手揉了揉黄少天的头。

黄少天一下子就愣住了,额,就不能妻管严么队长( • ̀ω•́ )✧

叶修让他们到客厅坐下,然后找个地方坐下手里又习惯性的拿起了一支烟点上。

“我说,叶修。我跟你说了不要吸烟不要吸烟你为什么总听不进去呢,还有今天早上我才把家里收拾好,再弄乱了我打你。”许博远语重心长的嗔怪着叶修。

喻文州看着笑也不是不笑也不是,这就真太妻管严了。幸好我家少天不是,咳咳 

“队长队长队长队长你看我们家小蓝多有做人妻的气质还有队长你每天早上千万不要总是拍我的头会长不高的!!!!”黄少天很勉强地丢了个像责怪又不像的眼神给喻文州。

这下喻文州又笑了出来,“少天是想学小蓝那样妻管严呢?”说完揉了揉黄少天的黄毛。

黄少天被戳穿,耳根红得发烫,连忙狡辩说:“才没有呢队长你看我双眼那么真诚一看就知道我没有真的。”

叶修在许博远的监视下慢悠悠地把烟放回进烟盒里,一边嘲讽着黄少天:“哟话唠,怎么想学哥的媳妇那样妻管严?再过几十年吧你看哥的媳妇被我调教得多好。”

许博远淡淡地瞥了瞥叶修,一把手搭在叶修肩膀上,凑近去问“调教?是你调教我呢还是我调教你呢叶神大大……”

话没说完,叶修就凑上去贴着许博远的双唇亲了一下,还顺势伸出舌头一扫而过,留下唾液的痕迹。“媳妇现在是不是我调教你呢?”

许博远被突然亲了一下,脸颊红得要冒火似的。接着叶修就站起来打横抱住许博远,低头意味深长地一笑,说:“那个你们先坐坐,我去深切地调教一下我媳妇。”说完就回到房间关门锁门。

黄少天看到,突然想到了什么,赶紧凑上去在喻文州脸颊上亲了一下,“队长队长我要调教你……”

突然头被一只大手摁住,黄少天的双唇和喻文州的紧贴着,喻文州伸出舌头叩开唇齿一扫而过,带有笑意地说“少天你错了哦,一直都是我来调教你。”

喻文州又笑笑,对着房间问,“老叶啊,还有客房么。”

里面闷闷地传来一句,“在我房间隔壁。”

于是乎,黄少天毫无挣扎地被喻文州打横抱进了客房。

在一个人静的深夜,某楼的某层的某户传来了接连不断的撞击声,水声,和甜的发腻的呻吟气喘声。

楼下的阿伯满腹牢骚:真是的,楼上那对儿真不懂节制一下,而且今晚怎么还好像多了对儿,打算同时jiaohuan么。
阿伯的女儿满腹牢骚:楼上的肯定都是男的,妨碍我出本子真是的。
别问我她为什么知道,因为是腐女////w\\\\
☼+:;;;;:+☼+:;;;;:+☼+:;;;;:+☼+:;;;;:+☼+:;;;;:+☼+:;;;;:+
小受们千万不要妻管严啊,否则你是要被调♂教♂的/////w\\\\\
yoooooo分割线回来了,宝贝们想我没(*/ω\*)

评论(2)
热度(37)

© 江臣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