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臣子

江臣子

给自己笔名改了个字,毕竟以前的直接拿词牌名用的,感觉不是特别好。

照例出没不定

【喻黄】临安初灯泛青桥/一个小文段/架空

最近因为《浮沉》这文出了点事,叶张的《浮沉》将会继续停更一个月左右。
三党表示这锅我不背。
原名叶雨笙樊】
————————————————————————————————

灯花才落,夜里阑珊。

市井之人皆往来,宛若潮起潮落。

青青河边,月前柳下,静静地伫着一个人。黄少天垂着手,手里挽着一只花灯,油着淡然的蓝,荧光在纸里静默地泛着。

河面上愈来愈多的花灯流过,花灯初夜,良辰且美兮。

“怎么还不来呢,我都在这等了好些时候了,今天可是我和他过的第一个中秋呢,居然迟到了。”黄少天自顾自地嘟囔着,凝目注视着长空之月,月圆满,似心也那般圆满。

“抱歉,让你久等了。”一人缓步走至柳下,柳下那人,眉间似有种道不出的温然。黄少天回头,略略便瞧见那人的墨眸温转,恍若漫天流荧落入眸里。

喻文州扬起嘴角笑了笑,笑靥温存,墨眸半阖望着黄少天,与黄少天身后的河里花灯。

黄少天走近喻文州身旁,笑着伸出手把那一花灯递给了他,道:“阁主,这是我亲手做的花灯,你看,是不是很好看,还是你喜欢的蓝色,我可是花了很长时间才做好的。”

喻文州接过花灯,温柔地替黄少天理了理散乱的的青丝,半晌才答:“很好看,少天,我很喜欢。”

喻文州一手挽着花灯,一手却拾起了黄少天的一只手,十指相错,指尖的温存融进了黄少天的心里。

走吧。

喻文州牵着黄少天,略过市井之人的目光,缓身不沾纤尘地走到了青石桥上,手仍然是紧紧地牵着,没有半点松懈之意。

过桥之人甚少,蓦然也只是剩二人伫在桥上,烟花乍起,一人望之,一人侧头,墨眸流转,目光浅浅地,温然落在那人身上。

“阁主阁主你看,临安的烟花真美,比我小时候在金陵看到的美多了,那时候的烟花哪有现在这般流光溢彩。”黄少天扭过头,嘴里道着,抬起杏目,却见喻文州那双深邃的画目里仿佛仅存自己一人身影。

喻文州噙着笑,牵着黄少天的手紧了紧,清泠之音答道:“你喜欢就好。”

黄少天抓住喻文州的衣袖晃了晃,继续说道:“阁主我们以后每年都来这里看烟花吧好不好,我最喜欢和阁主一起看烟花了。”

“好。”话音刚落,长空一声响,烟花绽然,荧星落入河里。

喻文州却又言:“少天,以后就叫我文州就好了。”

“文……文州。”黄少天恰然面颊殷红,恍然想起当初那时。

他说,这里喻文州,余生多指教。

他答道,我叫黄少天。

长空月下,依依柳前,青石桥上,余二人一情矣。
☼+:;;;;:+☼+:;;;;:+☼+:;;;;:+☼+:;;;;:+☼+:;;;;:+☼+:;;;;:+
你们将失去你们的分割线【bu】

如果你们觉得好看,请点个关注和小红心。
文/江城子
梗/七末

评论
热度(5)

© 江臣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