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臣子

江臣子

给自己笔名改了个字,毕竟以前的直接拿词牌名用的,感觉不是特别好。

照例出没不定

【原创·耽美·羊花】纯阳雪/剑网三江湖那些事儿(一个花哥与道长的爱情故事)

这故事儿是我那天蹲基三的时候发生的,有一部分是我的脑洞。
这文估计没人看,可我就想写一下。
ps【是直接以攻受角度来写的,并不是网游文……说白了我不会写……】
其实主要还是因为七秀没有成男我才生生改成道长的QAQ
你们是不是又要说好好一个同人写手,跑去写原创干哈子了吧。
文案【其实我原本是个花姐,小美人是个秀姐,那天在纯阳,就这么遇见了,一抬头便倾了心,动了情。杏目含笑丹唇开,恰如一场春风来。】
————————————————————————————————

当今这个江湖,世态炎凉的事都是老生常谈了。

叶笙樊是万花谷的弟子,刚进万花的时候,总觉得自己的资历完全不好,记性差,手里那支羊毫只管舞的样子上还说得过去,练了花间游就天天蹲在万花谷里划水,一直蹭到可以到江湖上游历。

就这样自己一个人在外拉扯到还能和一般人僵持着,那些事说出来都是心酸史,天天爬墙不成反被摔下坑里。

叶笙樊一直是抱着好奇的眼光看江湖的,这个世上,剑侠情缘到处可见,就打个比如你出门蹲个茅厕回头就可能发现一对情缘在拥抱。叶笙樊也不是不羡慕,毕竟单了那么久,作为一个男子,生理上的需求并不是单单一只右手能解决的。

再到了叶笙樊终于能够稳稳地在江湖上立足,他终于被一个藏剑的弟子嫌弃了。

那天他在龙门荒漠,只是很平常地想去蹲着看风景,虽然一抬头都是漫天黄沙,可是叶笙樊喜欢。

蹲在一个沙丘旁边,叶笙樊有意无意地看着大道上,一个道长骑着马飞驰而过,那背影煞是好看,让叶笙樊也不禁多看了几眼,等他回过神来时,旁边已经站了个藏剑弟子,只见那二少静静地站在叶笙樊旁边,一动也不动,颇有点抬头四十五度仰望大漠长空一般的滋味。

在叶笙樊的对同性审美眼光来看,这个二少其实是很帅气的,真能算得上风流倜傥玉树临风,让人看了按耐不住,侧脸轮廓精致,眉目如画。

所以叶笙樊在经历了心里的思想斗争后,暗搓搓地朝二少挪了一步。

二少察觉身边的动静,嫌弃般朝旁边也挪了一般,仿佛要跟叶笙樊保持一尺距离一样。目光却从来只望着大漠,半点目光都不分给叶笙樊。

叶笙樊暗搓搓地朝二少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挪了一小步,道“那个……二少……好啊?”叶笙樊迟钝地打了个招呼,对于自己的人际交往只想一头撞墙上。

“不好。”二少终于大发慈悲朝叶笙樊丢了个嫌弃的眼神。

叶笙樊像是没见到那个眼神,又继续说:“二少,我俩此等有缘,不如深交一下。”

“……”二少继续用嫌弃的眼神看了叶笙樊一眼,然后一股轻烟扬起漫天沙尘地用轻功飞走了。

【叶笙樊内心os:喵喵喵?????】

叶笙樊呆在原地,他刚刚怎么来了,好像被一只二少嫌弃了,嫌弃了?!,嗯好像是嫌弃了。

顿时万头羊驼飞奔而过。

人生中第一次想结识一个二少,就这么被嫌弃了啊!!……

当然,万念俱灰并不会在叶笙樊身上出现,琢磨了一下,叶笙樊想起了刚刚飞驰而去的道长,一个神行到了纯阳。

纯阳在下着雪,漫天白色,叶笙樊缓缓落在雪地上,伸手拂了拂肩上的白雪。其实他也不知道来这要干什么,毕竟纯阳道长千千万,刚刚那个,也只不过其中一个而已。

他慢慢地沿着雪上马行迹走着,一对道侣骑着马在身边驰过,坐在后面的那个道长娇羞地拥着前头的道长。

叶笙樊当然知道这是什么情况,他小时候插科打诨看过的龙阳小人书都能堆成山,然后自己琢磨了好久,觉得自己是个半弯的,就是断袖短了一半没断成那种感觉。

叶笙樊已经是个年过二十的人了,在即将奔三这个这么要紧的情况底下,叶笙樊也渐渐生出一丝寂寞,不管男女,不管至交或情缘,他也想有个人在他身边,一个人在江湖过久了,也是会孤独的。

正想着,叶笙樊重新抬头的时候,已经走到了廊桥头,他继续漫不经心地朝桥上走,他自己也并不知道要去哪里,纯阳那么大,他也只是第一次来。

其实有的时候,就是这么不经意的一瞥,就注意到了一个人。

叶笙樊在桥上遇到了泽芜。

叶笙樊看到泽芜的时候,泽芜在桥中央向远方看着,不知是在眺山,还是赏雪。

只是那么一个背影,叶笙樊就觉得眼前的道长很美,不是女子的那般阴柔,但是一股清冷之气却在他身旁弥漫着。泽芜的背影很修长,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个时候,叶笙樊的心就像有一块空缺的地方被填满了,大概,这就是一见钟情的感觉。

一抬头,便动了情,倾了心。

叶笙樊呆呆地看着泽芜看了很久,想上去勾搭一下,却又不敢,他的人际交往不太好,怕吓着泽芜。

过了半晌,他才鼓起勇气,走上前了几步,带点调戏地道:“那个……小美人能给我勾搭一下么~”等说完这句话,叶笙樊才霎时间想起他刚刚说了什么。

小美人,这个称呼其实挺配泽芜的。

泽芜像是过了很久才知道旁边有人叫他,他慢慢转过身来,眉间带着很少见清冷。

半晌,他才轻微勾起唇角一笑,回道:“给勾搭。”

泽芜笑起来很会勾人魂魄,弧犀半露,唇角微弯,杏目深邃,仿佛要把人融了进去。

叶笙樊的心里直跳,好像是,心动的感觉,像心里死了大半年的东西终于鲜活起来的感觉。

“哎呀呀小美人你真好~~~~”叶笙樊凑了上去。

“我原本打算在这蹲个道长同门内销的。”泽芜开口。

“然后把我蹲来了是不是?”叶笙樊好奇地把脸近了近。

“是啊,把你给蹲来了,蹲个花哥好像也不错。”泽芜又笑了,然后手一侧把叶笙樊抱住了。

叶笙樊顿时觉得内心万马奔腾啊:这才认识了没几分钟啊,然后就抱上了,而且有点贪恋这个拥抱是怎么回事,我难道真断袖了?!!……虽然总感觉好不真实,但是有件事……

喂说好的是我调戏小美人呢!!!!???怎么反过来了??!!

抱了有一段时间,泽芜才松开手,转身走到桥栏,一跳站在了上面,叶笙樊就这么静静地在下面看着泽芜的背影。

“那个,泽芜君……男男授受不亲……更何况……”我tm好像喜欢上你了。

喜欢一个人真的很简单很容易的。

叶笙樊正沉思着,一个抬头便没了泽芜的身影。他左右看了看,没看到人影,以为泽芜已经走了。

他突然觉得有些失落,对啊,说不定人家只是遇见了,作为礼数回了你一下还顺带调戏了你一下而已,可他当真了。

他下了桥,慢慢地走着,漫天的白雪,白得有点刺眼。

正当他想再回头看看桥上的时候,那个修长的背影又出现在了桥上,叶笙樊想都没想就掉头跑回了桥上。

正走着,便听见泽芜的声音:哎卧槽差点摔下去了。

叶笙樊突然笑了起来,刚刚所有的低沉一下子消失无际“我刚刚一回头发现你没在,还以为你走了呢。”

泽芜转过身来,没答话,牵起了叶笙樊的手臂,拉了拉,笑道:“走吧,想去哪看风景,我带你去。”

叶笙樊摇摇头,道:“我哪都不想去,江湖太大,很多地方我都没去过。”

“那就在这看雪!”泽芜走到了山崖边,望着白雪出了神,叶笙樊不忍打扰,只觉得每到这个时候,泽芜总是很好看。

过了一会,泽芜坐了下来,就着地上的白雪打起坐来。叶笙樊看着闭着眼的泽芜,忍不住摸索到他身前,凑了上去,想啄他一口,还没亲到,泽芜便睁开眼,看着眼前人。

叶笙樊自觉尴尬,往后缩了缩,装作无事般打起坐来,思前想后了一会,终于按耐不住,睁开眼,凑近了泽芜。

“那个……小美人,我,我喜欢你。”叶笙樊说完觉得没什么可信度,又继续补充道,“我是真的喜欢你,虽然是一见钟情,但是,从刚刚在桥上看到你的时候,我就喜欢上你了,我知道断袖这个东西会带来世俗的眼光,但是我真的喜欢你。”

泽芜偏着头,听叶笙樊把话从头说到尾,然后杵在那里不动,叶笙樊以为他生气了,慢慢向后退。

突然却看见泽芜想起初那样笑了笑,抬起手抱住叶笙樊,低声道:“其实,我也是。”是断袖,也是一见钟情,还是很喜欢你。

杏目含笑丹唇开,恰如一场春风来。
吹落白雪枝两三,自有情长于山海。
——————
这天纯阳的雪很美,
这天我在纯阳遇到了你
这天我似乎一见钟情了
这天我喜欢你小美人。
end.
☼+:;;;;:+☼+:;;;;:+☼+:;;;;:+☼+:;;;;:+☼+:;;;;:+☼+:;;;;:+
本故事纯属虚构(并不。)

说明一下,我跟秀姐的确有抱过,然后没有偷亲,没有牵手。
最重要的时候,秀姐当初的确摔下去了。
我当时隔着屏幕都好像感觉到秀姐幽怨的眼神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卧槽小美人我错了。

然后一见钟情的好像也不太存在啦,但的确炒鸡喜欢小美人哒。

然后,我的确被二少嫌弃了= =

小美人ID是泽芜敛芳……我思索了一下,还是取了泽芜两个字,憋问我为什么这ID辣么熟悉,因为,小美人,是魔道粉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暗搓搓地参加了征文比赛……当时看到的这个比赛额广告,我就想写这个故事了。基三里我亲友不多,小美人是我唯一一个特别分组,备注是小美人呀~~~~~~~~

因为和小美人相处的时间不是很多,所以故事情节挺少,还转折得略显生硬。

另外,故事里说的话,有一部分是真的这么说的,当然。。不完全一样,因为我记不住了。

本文一大脑洞:小美人也喜欢我!!!!!

爱你们mua

评论(2)
热度(10)

© 江臣子 | Powered by LOFTER